您的位置: 五服茶馆 > 外语

故事:暗恋的对象,刚好也喜欢我?

2019-06-01来源:五服茶馆


一张聚焦于生活里的智慧、温暖的桌子

来源丨沐儿的后花园(ID:muaihhy)



苏潍再见到程皓,是在医院里。

 

这简直是太糟糕的见面了:苏潍例假不规律,疼得死去活来。她本想约个女医生,可是挂号处的女孩跟她说,要约女医生,得等下周一了;今天只有一个男医生,还有两个时间段可约。

 

等到下周,自己该难受死了。苏潍狠狠心约了。叫到她的号,她推门进去,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背对着她,正在一堆文件里找东西。

 

她一眼看到桌上的名牌“程皓”,想要转身逃走,但是太迟了。

 

“苏潍!”程皓叫住了她。他的声音像有魔力,粘住了想要逃跑的苏潍。鞋子和地板的摩擦力瞬间加大。

 

她缓缓转过身,调整了一下情绪,哈哈笑着说:“程皓!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皓已经熟练地坐到了办公桌前,在电脑上翻看苏潍的病史。

 

苏潍尴尬得满脸通红:她的病历表上,最少有十次去看妇科的记录,都是因为痛经。

 

“请坐。”程皓一边浏览,一边对苏潍说。他就像对着一个普通病人,从容而淡定。

 

苏潍欠着身子,如坐针毡。她想过无数次和程皓重逢的场面,只是没想到这一种。

 

她希望是在街角,她穿着昂贵的皮草,脚上的长筒女靴一尘不染。她从法拉利至少是保时捷里,推开车门,女皇一样挺起高傲的头颅。从车里出来那一瞬,刚好程皓从旁边经过。

 

他最好骑着自行车,腋下夹着公文包。他似乎认出了她,又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

 

或者,她希望,是在某个大型活动的现场,她站在舞台中央,大家众星捧月地簇拥着她。她巧笑倩兮,对着台下的观众嘟嘴卖萌。

 

而程皓,应该是台下观众的一员。那一刻,他惊觉她有多漂亮多出色多惹人喜欢。他忍不住跑上舞台,拉过她的手说,苏潍,我是程皓。

 

如果剧情这样发生,如果程皓敢对她露出一丝他崇拜她欣赏她的意思,她会立马扔下貂皮大衣,抛下她的法拉利或是保时捷,坐上他的自行车搂住他的腰;她会不管不顾围观的人群,勾住他的脖子,对他说,程皓,我喜欢你!

 

天知道苏潍有多爱程皓!从认识他到毕业,从毕业到今天,他一直在她心里。她爱了他整整五年,五年里,她把这感情憋在心里,心都要炸了。

 

但她一直没有机会说。她大一时程皓大二,已经有了女朋友。

 

他们是老乡,在聚会上认识之后,苏潍就像着了魔。


她去蹭他选的公共课,去他经常看书的阅览室。他打球,她会找个角落坐下,给他鼓掌,但球赛还没结束,她就借机溜走。因为,她害怕看到他拥着女朋友,俯身亲下去的镜头。



 

终于等到程皓和女友分手,苏潍攒齐了全部勇气想要倒追,却被程皓一顿抢白吓退。

 

那年苏潍大三,学设计。程皓大四,在对面的医学院学妇产科。苏潍在心里笑话他无数次,一个大男人学妇产科。但见到他时,她不仅不敢嘲笑,连说话都不自然。

 

聚会上,程皓一瓶接一瓶地喝。苏潍心疼,本来想柔声劝慰,话一出口却变成了这样:“不就失个恋吗,至于嘛。这世间除了生死,都没大事。”

 

苏潍留着短发,穿着牛仔服,温柔这两个字,本就跟她无缘。她想装淑女,可一张嘴,本性就暴露无疑。

 

程皓扫了她一眼:“你失恋过吗?”

 

这句话伤了她的心。是啊,她从没有谈过恋爱,想失恋都没有机会。

 

程皓拉她坐到对面:“陪我喝一杯。”这是他们第一次肢体接触,苏潍的心跳突然加速,两颊绯红。

 

可程皓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所有的幻想都跌落到地上:“胸平得跟男孩一样,没想到还害羞。”

 

这顿抢白,让苏潍耿耿于怀。她灌下一大杯啤酒,逃也似地坐到了离程皓最远的地方。她再也不敢动心思,去想她和程皓的可能性。

 

但她可以躲避,却没法把他从心底移出,她依然去他去的地方,关注着他的动态。



 

苏潍毕业后,回老家省城上班。那时程皓已经和北京一家医院签了三方协议。所以苏潍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在省城的妇产科遇到程皓。

 

“吃止疼药了吗?多大剂量的?一天几粒?”程皓平静地问。苏潍一一作答。

 

“月经量多大?24小时几片卫生巾?哪几天最疼?”程皓又问。

 

苏潍简直希望有个地缝,可以钻进去。这种问题,谁问都可以,但不能是程皓!她想象中所有关于程皓的场景,都是花前月下,浪漫满屋。

 

苏潍咬了咬嘴唇,拒绝回答。程皓见没有声音,抬头看苏潍的表情,不禁笑了。

 

“我给你开点药,先吃着。这个月例假过去,建议你去找中医调理一下。如果调理不好,回来我给你做下全面检查。”

 

才不要!我怎会让你给我检查!羞死人了!我再也不来这家医院了!苏潍在心里喊。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苏潍实在忍不住,又问一次这个问题。

 

程皓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回来才一个月——后面还有病人,不方便叙旧,过几天,等你不难受了,咱们见个面吧?”

 

他递过来一张名片。苏潍接过药方和名片,慌乱转身。



 

电梯里,苏潍透过镜子看到自己蜡黄的脸,悠悠地叹气。一切都是天意。久别重逢,偏偏在自己最糟糕的时段。程皓本就没有正眼看过自己,这下更是没戏了。

 

做不了恋人,就做他的小师妹吧。因缘际会,只能如此。

 

想通了之后,苏潍反而不再纠结。

 

他们约见面的那天,苏潍穿了一条破洞牛仔裤,一双厚底铆钉鞋。她把眉毛刷得要竖起来,嘴巴涂成黑色。这是她惯常的打扮。以前见程皓,她都不敢这么夸张,生怕他嫌弃。

 

程皓挑了挑眉毛:“哟,蛮个性嘛。”

 

“可不是。”苏潍两条腿摞在一起,开门见山:“怎么回来了?在京城混得不好吗?”

 

“嗯。混不下去了。”程皓油嘴滑舌,“回来准备安居乐业,结婚生子了。”

 

苏潍的心一点点沉下去。虽然她早就知道,他们没有可能,但程皓没结婚,她还是没有最后死心。

 

她岔开了话题,把当时两个人共同认识的朋友八卦了一圈,起身告辞。程皓点的菜,她没吃几口,实在是没有胃口。




苏潍终于同意相亲了。苏妈妈喜出望外,一个月里,给她安排了6场。

 

“六六大顺,起码有一个是你喜欢的吧。就算都不喜欢,也没关系,下个月再安排6场。”苏妈妈最喜欢周末去公园,给自己物色准女婿了。这比让苏潍自己谈恋爱还要放心,因为她已经替女儿把过一道关。

 

六个男人,苏潍见了5个。不是太矮就是太俗,或者就是不会聊天。第六个,苏潍连衣服都懒得换,下班直接打车过去。

 

这是一座茶楼,奏着悠扬的萨克斯曲。苏潍推开包间的门,呆立在门口。

 

程皓侧身坐在一旁的木制太师椅上,一副拘谨的样儿。

 

“怎么是你?”苏潍后悔自己没有化妆。

 

“怎么不能是我?”他笑。他站起来,拉苏潍坐下。喊来服务员,给她泡了杯姜茶。他甚至都不问她要喝什么,直接就替她决定了。她竟然喜欢他小小的霸道。

 

“我记得你最喜欢萨克斯,不知道几年来,你的口味变了没?”

 

“我很长情。喜欢一样东西,就会喜欢很久。”苏潍意味深长地说。

 

“那就好。”程皓推过一个盒子,“这是相亲的见面礼。”

 

苏潍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本速写簿。她翻开速写簿,一页页,都是一个女孩的画像。短发,牛仔服,酷酷的妆容,走路带风的模样。

 

苏潍惊讶极了:“什么时候画的?”

 

“大四开始,到昨天晚上。”程皓答。




原来,在苏潍喜欢上程皓之后,程皓也喜欢上了她。他为了苏潍,跟当时的女友分了手。聚会上他喝酒,一是对前女友的愧疚,二是郁闷不知道该怎样和苏潍开口。

 

他喜欢她,但受不了她一副看不上自己的口气:“不就是失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世间除了生死,再无大事。”所以他反唇相讥,说她没失恋过,说她平胸。

 

他喜欢她酷酷的样子,但她却常常扭捏作态。她装淑女装温柔,一开口又立刻现形。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那么多变。

 

医学院要五年,所以他们同一年毕业。毕业时,他听说苏潍可以留在北京,就赶紧挤破脑袋,和北京一家医院签了三方。可苏潍后来却选择回了省城。

 

两个月前,医院有一个鼓励他们去省市级工作的项目,他毫不犹豫报了名。他打算回来后联系苏潍,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在医院碰上了她。

 

程皓本是利索人,可一见到苏潍,他就畏首畏尾,不敢贸然行动。上一次见面,他本来想跟苏潍表白,说他想回来安居乐业娶妻生子,可苏潍,却把话题岔开了去。

 

直到前几天,他妈妈说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他毫无兴趣,一抬头却看到是苏潍的照片。

 

这丫头,恨嫁了吗?他决定将计就计,跟苏潍相亲。而且这一次,他一定要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苏潍翻着速写本,每一幅肖像下面,都有一行小字:“我想和你在一起。”她抬起泪眼,雾蒙蒙地看不清程皓的脸。

 

他们的爱情,迟到了好几年,但终归还是来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苏潍端起姜茶,一饮而尽。她拉起程皓的手,走到萨克斯手跟前,大声说:“请帮我奏一首《终于等到你》。”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桌子


推荐阅读(点击蓝色小字即可):


孙燕姿深夜崩溃发微博:情绪稳定的女人,对家庭有多重要?


高晓松落泪,蔡康永被骂现实: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在不断疏远?


文:沐儿,对外汉语硕士,旅居欧洲,走过30多个国家。喜欢徒步和美食,已出版多本畅销书。来自沐儿的后花园(ID:muaihhy),新书《山月不知心里事》热卖中。


音乐:张靓颖 - 终于等到你,图片来源于摄图网,如有问题请联系后台。


愿世界上所有相同磁场的人都可在这里相逢。我是桌子,谢谢你的阅读。

本文由五服茶馆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