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五服茶馆 > 收纳

游戏作弊的背后,黑暗中的“三国杀”

2019-05-12来源:五服茶馆


   游戏作弊,是指在游戏时以破坏规则为前提,通过作弊软件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得胜利的行为。

 

如果你是一个网络游戏的玩家,那么对这方面一定略有耳闻甚至亲身体验过。不过作为普通玩家,恐怕也就止步于此了。

 

实际上,我们接触的每一款游戏,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游戏的运营者与作弊工作者的恩怨情仇从未停止。

 

要想彻底理解这些事情背后的前因后果,我们要从游戏的作用开始说起。

 

游戏,简单的说,最直接的作用是可以带给人幸福感。而幸福感,是人最基础最本质的追求。(我在之前的文章《为什么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一过》中对此有详细阐述,因篇幅有限请自行查阅)正因如此,人是愿意拿出极高的代价来交换的(人很难做到绝对理性),所以,游戏本身就蕴含了极高的经济效益。

 

正因如此,有些游戏天赋高的人,会发现他们在游戏中获得的优势总是比普通玩家大,而普通玩家为了取胜,愿意出一定的代价来交换得到这种优势,于是便形成了职业玩家为普通玩家打工牟利的行为。久而久之,这些职业玩家就组成了利益团体——工作室。但是,这种不劳而获而获得优势的行为,会缩短一个玩家在游戏中的游玩时间,也就是说,游戏的寿命会被快速消耗掉。

 

正如人们不满足于骑马而发明汽车,不满足人力而发明机器。工作室也永远在寻求更高的效率,于是,使用程序软件来替代人,成为了大幅提升效率的不二法门。

 

所以,作弊软件程序,例如:外挂,脚本等等。就成为了工作室们的强烈需求。在重金聘请下,黑客高手们得以潜心研究,编写作弊程序攻破厂商的防线,使工作室得以作弊谋取远超常规的利益。

 

然而,事情往往没有这么简单。黑客们在工作室麾下写出了诸多程序后,渐渐发现如果直接出售给玩家,那么牟利会更多,于是,原本是地下的不为人知的作弊行为,被摆在台面上,让普通人也得以知晓。

 

发展到这一步以后,事情就失去了工作室的控制。要么一款大火的游戏被蜂拥而来的黑客们迅速耗尽寿命,要么以某个大黑客被抓而控制在一定范围,还有就是普遍的第三种情况:游戏变得不温不火,黑客们无利可图也作鸟兽散,只留下零星作弊者被控制在一定范围。

 

这个时候,由于黑客们将游戏的寿命耗尽是工作室不乐于看到的,就形成了工作室——单体黑客——运营者三国鼎立互相对抗的局面。

 

首先是运营者,不希望游戏寿命被工作室和黑客耗尽,所以要同时对抗两者,一般情况下,会找出规模最大的人,通过报警抓捕来杀鸡儆猴。

然后是工作室,一方面,他们想自己通过快速消耗游戏寿命来牟利,一方面不希望黑客来抢夺本来属于他们的游戏寿命。于是他们不但重金拉拢一些高手黑客以备自用,而且通过包括但不限于DDOS攻击等黑客攻击手段直接出手攻击不听话黑客的服务器。

最后是黑客,一方面要破解运营者的防御措施,另一方面,要应对工作室的大型攻击,所以,他们一般会选择与代理商结盟来用来保护自己不受攻击。

 

就这样,随着时间流逝,游戏作弊形成了一条平衡而成熟的产业链。在游戏界里,我们在这方面可谓是声名远播。

甚至,游戏运营者与工作室都能产生“合作”。

以主播工作室为例:一方面,运营者不希望游戏寿命因作弊迅速减少(代打、虐菜也是作弊行为),另一方面,工作室可以帮其宣传游戏引流增加新人。这两者是极难达到平衡的,因为大工作室可能会反过来胁迫运营者为其开后门作弊,而运营者权衡利弊后如果发现引流效果大于作弊危害,不排除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设置一个工作室白名单。最终,游戏运营者和工作室通过秘密合作完成了“合法作弊”,唯一的受害者只有不知情者——玩家。

 

你也许会疑惑,为什么别的国家也有游戏,偏偏我们国家有如此多的作弊行为,以致形成了产业化呢?

 

这也是今天要说的重点,这对如何遏止这种违法的黑色产业,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产业化的前提,有一个经济学名词叫做:规模效应。

 

什么是规模效应呢?

 

比如你现在要在家炸一个鸡腿吃,你需要倒上一锅油,等待油烧开,花费15分钟,最后炸鸡腿花费5分钟,一共20分钟。

 

后来你开了一家炸鸡店,由于一直有客户来,所以你的油锅永远是开的,等油烧热花费0分钟,炸鸡花费5分钟,一共5分钟。

 

我们可以看到,在家里做一个炸鸡腿需要20分钟,代价更高更加昂贵,在炸鸡店做一个只需要5分钟,代价更低更加便宜。所以我们就可以说,炸鸡店具有规模效应。

 

我们分析一下就会知道,实际上在家和在炸鸡店之间,本质的差别就是“热油”的这一过程。在家里,因为你只想吃一顿鸡腿,所以一直开着火热油的成本无法收回。而在炸鸡店,由于源源不断有客人,所以你一直开着火,制作鸡腿卖出后,成本也是可以收回的。

 

总结一下,“热油”这一过程,代表的就是一个产业前期的巨额亏本投入,只有经历了这一过程才有生产的基础。然后持续有利可图,就可以持续的投资(开着火热油),也就形成了规模效应。

 

我们回到主题,为什么单单我国会形成产业化呢?

 


1. 我国有全球第一的游戏玩家规模。据Newzoo 2018全球游戏市场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游戏市场达到$1,379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其中我国就独占了28%,比第二的北美地区多了整整5%,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游戏大国。



2. 世界第一的巨大的玩家量催生了巨量的工作室群体,工作室群体为了逐利而提升效率,将前期赚到的财富用来投资作弊产业,完成了作弊产业的“热油”——相关工具和人员的培养。



3. 工作室完成“热油”过程后,缺乏监管的环境,因为没有违法成本,让每个普通人都可以参与并且有利可图,于是作弊产业迅速生长爆发。最后就成了如今我们所看到的样子。


 

那么要如何才能遏止作弊产业呢?

 

首先我们要明确,无论如何,想完全消灭作弊行为是不存在可能性的。比如即使贩毒是死刑,还是照样有人贩毒。我们能做的,只是消灭规模效应,从而将作弊行为控制在无害的范围内,这样就达到了我们的目的。

 

消灭规模效应,有以下几个建议。


1
让用户提高作弊成本,从而减少使用规模。例如封号,只需要严格封禁,让用户作弊成本过大而放弃作弊,就会从源头上消灭掉规模效应基础。然而现实中,很多运营者患得患失,害怕大规模封禁后失去玩家,但是他们也许不知道,如果选择不封禁,无异于饮鸩止渴,等待他们的,很有可能就是外挂规模化后游戏寿命迅速归零。



2
 打击工作室,对工作室予以物理地址封禁,加大工作室的运行成本,从而无法持续投入研发。然而现实中,很多运营者跟工作室暧昧不清,甚至被收买。当然这就是公司内部的事,只能等他们自行解决,对于这样的公司我们作为普通人,只能早日认清远离为上。



3
立法禁止作弊,不仅要禁止作弊工作者,更要禁止普通用户的作弊行为。这样,就会在整个产业上全面增加成本,无异于给全产业都挂上了枷锁,等到不堪重负时,产业自然就会土崩瓦解。



本文由五服茶馆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