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五服茶馆 > 手机

在衢州,有一种生活叫常山

2019-07-11来源:五服茶馆

不到常山,你根本想不到,一座城市要怎样的慵懒恣意,才会被评为“国际慢城”;一座城市要有多会吃辣,才会完全没有微辣这个概念。

常山是没有出租车的。人们出行除了公交车,大部分靠的是双腿、自行车和电瓶车,而马路两边也常见这两样公共设施,因此常山整座城都显得十分宁静,噪音很少。

图中的这棵树摄于城关中学对面,上面写着树龄已经260年了,也不知是哪年算的树龄,如今怕已不止这个岁数。

而这样的大树在常山随处可见,树的品种也繁多,有樟树、有梧桐,还有些叫不出名字的树。

我们也常常能看到一颗百年老树就那么突兀地立在马路中间,丝毫不怕妨碍了这座城市的交通,这在其他城市是很少见的。

在十一点多的时候,我们偶遇了城关中学刚做完活动回校的学生,在街头井然有序地走着,脸上都洋溢着这个年纪明媚耀眼的笑容。

过红绿灯时,他们小跑着,大概为了不影响交通,也大概是为了后面的同学能跟上。毕竟在常山的路上,小跑真的是一件不太常见的事情。

在常山,每个人的步伐都放得很慢很慢,以致于你来了这座城市后,也会不自觉地放慢脚步,忘记了自己是否是带着任务而来,开始学会了如何享受生活。

第一次在一座城市的街头,见到上百只鸟在天空盘旋,一会儿飞到附近的树上,一会儿又从树上飞回四处的屋檐,似是漫无目的地玩着闹着,又似有百鸟朝凤的架势。在常山,似乎人与自然就是如此和谐。

而这样一座慵懒恣意,会享受生活的城市,似乎倒是很愿意把时间花在吃上,研究出了许多别样风味的美食。同样,常山的美食也似乎沾染上了“慢”这一特点,也显得比其他地方吃的慵懒恣意了很多。

提到常山美食,就必须要提到常山的胡柚,皮薄肉厚,鲜美多汁。

常山胡柚的皮非常的薄,我们徒手就能轻松剥开(当然,图里是用刀切的)。一剥开,胡柚就开始往下滴着水,果肉外的外衣薄薄一层,撕开,光吃肉,鲜甜鲜甜的。

在常山,吃胡柚也是一个非常慢的过程。冬至以后,开始剪胡柚,先吃大个的,再吃中等个的,最后吃小个的,胡柚越放越甜。听常山当地的朋友说,常山的胡柚放到开春的时候,果肉还会变成红色。

先前提到,常山的美食有个共同特点就是“慢”,但其实还有个共同特点就是辣。而且常山人似乎完全没有微辣的概念,我在常山,从早被辣到晚,但辣又幸福着。

第一次让我领教了常山人没有微辣这个概念,是常山的夹饼,也就是烧饼夹臭豆腐油炸粿。

光看表面就觉得够辣了吧,其实在臭豆腐和油炸粿的下方,还有一堆辣椒酱。这着实让我们这些平时见惯了各种辣的大场面的吃货界老手也惊了一下:常山也太特么会吃辣了吧!因为我们当时和老板说的是微辣。

我们小声地吐槽了一下好像辣椒有点多,摊主陆阿姨笑笑说:“夹饼,还是要有点辣才好吃。我们也笑笑,但心里OS:“这不是有点辣了吧,这是很辣!”

吃的时候,果不其然,夹饼很辣,但臭豆腐和油炸粿都被炸的酥嫩酥嫩的,沾染上了辣酱的汤汁,滋味特别好。

油炸粿里的菜,本身其实带了一点甜的,但依然掩盖不住辣味,吃完鼻涕眼泪一起流下来,嘴巴不断发出“吸呼吸呼”的声音,却也感觉12月的寒风没有那么刺骨了,这样的味道是能刻进骨髓的。

怪不得在这样冷冽寒风下的天气,却有一拨又一拨的常山人闻着工行附近弄堂里的香气,挤向这个摆着夹饼的小摊上,耐心等待。

弄堂里退出来,工行对面,是做了20多年的龙门烤饼,还有酥饼。据说香樟对面的烤饼也很好吃,但是摆摊的时间不固定,我们蹲点了2天都没有蹲到。

龙门烤饼的个头不管大的还是小的,都比我往日吃过的烤饼要大得多,也厚得多。

龙门烤饼吃起来也不像往日常吃到的烤饼,撕开后,满眼的肉馅混着辣椒,而且有很多的肉汁从饼中流出。辣中带了一点点的咸,吃完后,整个嘴巴都是麻的。

(小末家的鸡爪)

常山还有一个嗜辣代表就是它的拌鸡爪。鸡爪有有骨和无骨之分。有名的有骨鸡爪是小末家私厨和老街面馆,而无骨鸡爪则藏在了周家食堂。

(老街面馆的鸡爪)

鸡爪一端上来就有一股蒜香味,吃起来很入味,口感有点类似泡椒凤爪,但不会像泡椒凤爪那么湿湿的,而且更有嚼劲,回味也更辣。

周家食堂的无骨鸡爪,则适合那些喜欢吃鸡爪不吐鸡骨头的食客,吃起来也是又辣又带感。

周家食堂有一个大菜叫田螺鸭掌。我们吃货编辑部三个人每人吃完一根鸭掌,一个田螺就被辣哭了,后来油麻叶还直接开始用开水洗田螺肉吃。

千万别被田螺表面的肉末给迷惑了,以为是在田螺壳里塞了肉,里面其实是有田螺肉的,肉末煮的很烂,而田螺肉则非常有嚼头。

本来我们那天已经吃的很饱了,准备尝个味道,就把这些吃的给打包了带走,但尝着尝着,就决定,还是把田螺吃完了再走。

其实我还特别喜欢一下车看到周家食堂的感觉,一股深夜食堂的气息扑面而来。但周家食堂也称不上深夜食堂,顶多算个“入夜食堂”。因为他家的营业时间是上午10:30到13:40,而夜晚也只从16:00营业至20:30。

这样不着急赚钱的营业时间在常山大大小小的菜馆都能遇到,不得不感叹,常山人真的活得太惬意了。

老街面馆为他带来流量的也不仅仅只是他的鸡爪,还有他家的黑鱼面。

黑鱼面的面条十分有嚼劲,一点都没有鱼腥味,鱼肉很嫩很嫩。

而且他们家似乎还“兼职”卖黑鱼头,还没进店,就看到一块大白牌子挂在那儿,写着:卖黑鱼头,三元/斤。

小末家私厨除了拌鸡爪,好吃的也很多,三头一掌、拌牛肉、拌萝卜等等。

其中点的比较多的就是他家的汤粉干,基本走进他们家,每桌都会有一碗。在我们桌对面的大叔,一手拿着一根筷子,大力挑着粉干,热气一下子腾空而起。拌了一会儿,就见他“吸呼吸呼”地大口吃了起来,看得人直流口水。(大叔动作看入迷了,没有拍到)

但是当天我们实在是吃了太多的粉干和面了,我们点了一盘炒年糕。年糕很软糯,配料也很多,猪肉、香菇、白菜、鸡蛋、笋干,但吃起来却很清爽。

酸甜萝卜被片的很薄,很入味,吃起来酸酸甜甜的,十分解腻。

小末家每桌都会有人让老板拌一些鸡爪啊、牛肉啊之类的带回家。当老板问他们香菜要嘛的时候,总能听到食客们熟稔地作答:“要的,再放些花生米。”

球川老太婆粉干,则是常山美食的又一流量爱豆。在拍摄的时候,我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粉干和桌子的图,没说在哪里,就有许多朋友问我“是不是在老太婆粉干?”、“老太婆粉干又开始做了?”之类的问题。

老太婆粉干是摆在自己家里烧的,用的都是真材实料,自己熬的猪油和鲜辣椒,是这碗粉干的灵魂。91年开的店,专注于做粉干,用老太婆的话来说就是:“你要吃,也是粉干,不吃,也是粉干。”

不知道有没有和我一样曾在外地工作过一两年的朋友,如果能遇到一家这样的店铺,是会怀着感激之情去吃的。

因为在外面久了,又没有时间自己烧饭,吃外卖总觉得会不健康不卫生,而这样的店,让人觉得温馨以及有归属感。

老太婆粉干有名的不仅是她的粉干,还有老太婆的脾气。据说老太婆夫妻俩都很拽,如果在他家不把粉干吃完,是会骂人的。所以去之前我们瑟瑟发抖,而且把这家店排在最前面,生怕会吃不完。

但真的到了店里,会发现老太婆似乎并不像其他食客口中那种凶神恶煞的模样,而更像一个老顽童,和自己雇来的阿姨一直拌嘴,还嘲笑那位阿姨不会讲普通话。同时还请我们吃了自家煮的番薯,很甜。

和老太婆粉干在一个小区有两家有名的饺子店,一家叫小二嫂,一家叫龙成。

小二嫂最开始只是一个棚,后来租了店面,还是每天都排队,桌子都摆到了外面。直至现在,租了个更大了一点的店面。饺子是豆腐肉馅的,很嫩很清爽。

到龙成饺子,吃的是煎饺,一天要卖5000到8000个。由于老板的媳妇儿是满族的叶赫那拉氏,这边的食物似乎都继承了满清宫廷的工艺。

龙成饺子的煎饺很饱满,吃的时候有一点点的汤汁。老板会提醒我们:“别烫到嘴巴哦。”

以前的龙成,是饺子搭配三四个小菜在卖,后来客人越来越多,菜品也就越来越多了。比如这个用常山土猪肉做的卤猪肉,蘸点酱料一起吃,肥瘦均匀,完全不油腻。

常山的霉豆腐(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豆腐乳)我们也是在这里取的景,或许其实常山每家每户都会做。这是刚腌制没多久的霉豆腐,豆腐还是块状的,等时间久了,豆腐看起来就像乳状,咸咸辣辣的,很适合早上配稀饭吃。

这些将常山人小时候的零嘴与宫廷技艺结合的小食,是我最喜欢的。平时是没有的,只有过年有。用木糖醇取代了白糖,入口甜丝丝的,却完全不腻口。那个饼是咸的。我还买了一些回去给我妈吃,我妈让我过年再找老板买一些。

常山还有一种好吃的饺子叫山粉饺。我们点的是山粉饺煲,在衢州市区这边,喊作砂锅。

山粉饺如果不能一口吞下,就避免不了嘴巴要和它打架,因为很Q很滑。山粉饺的芹菜味不算很浓,清清爽爽的,汤里是淡淡的笋干味。

其实这家店,我们是来拍肉包的。虽然名字叫作嘉兴肉粽常山风味,但是一地道的常山朋友说这家的包子很地道的常山风味,很好吃,他还有杭州的朋友平时会打包一两百个去杭州。

包子超级大一个,包子皮都是自己手擀的,肉馅很饱满,吃起来有一丢丢的汤汁。蘸一点醋和辣椒,我这种平时吃包子只吃壳,不吃馅的都把一整个包子吃完了。

常山好吃的包子是牌楼底的土包子。刚开始收集美食的时候,大家就说是牌楼底的包子店,后来我们叫了滴滴,询问了滴滴师傅,才知道是土包子。

本文由五服茶馆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