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五服茶馆 > 老照片

为什么不要和亲戚朋友当同事?沈葆桢的故事值得借鉴

2019-10-10来源:五服茶馆

古时候师生关系的概念,其内涵要比今天广泛一些。我们今天所说的老师,一般指的是教导我们学习知识的人,对应的是古代的受业师。而在古时候科举制度下,除了受业师之外,科考的考官们,也与考中的士子们存在师生关系。

例如一位士子参加会试,并且顺利上榜,那么这场考试的主考,就是他的座师;协同主考批卷的同考官,为房师;剩下的其他考官,为受知师。古时候的士子们一般对这些老师都非常尊重,不仅考过以后要纳贽行礼,而且逢年过节,都要进行另外的拜访和馈赠。

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安徽李鸿章和福建沈葆桢同年考上进士,那一场考试的同考官叫孙锵鸣,也就是李沈二人的房师。

为什么不要和亲戚朋友当同事?沈葆桢的故事值得借鉴

虽然李鸿章和沈葆桢为同科进士,但对待老师的态度,则截然不同。李鸿章对孙锵鸣十分恭敬,作为门生对老师的礼数一点都不少。而沈葆桢则相反,与孙锵鸣关系不太好。

沈葆桢是林则徐的外甥,同时也是林则徐的女婿,为晚清名臣之一。沈任两江总督时,邀请孙锵鸣到浙江钟山书院任山长(相当于学校校长),但是后来对老师却非常不恭敬。

有一次孙锵鸣批改学生试卷,评选出最优秀的十本卷子,沈葆桢不仅把孙锵鸣评出的第一二名顺序调换,还在孙锵鸣的批语后面再加长批,指出孙锵鸣说的不对的地方,搞得孙锵鸣非常没有面子。

沈葆桢与老师不协的故事流传很广,因此清末江南士子间流传一句话,谓“李文忠有礼,沈文肃无情”,以讽李沈二人对待老师的不同态度。

为什么不要和亲戚朋友当同事?沈葆桢的故事值得借鉴

沈葆桢这样对待老师,既显得不尊师重道,也会落人话柄,以常理度之,必不会没有来由。事实上,沈葆桢与孙锵鸣不和,与孙锵鸣的哥哥孙衣言有很大关系。

沈葆桢初莅两江总督,孙衣言为江宁布政使,属于沈葆桢的下级。不过孙衣言很好面子,沈葆桢一到任,就让弟弟孙锵鸣出面,把沈葆桢叫到他的藩司府拜谒。老师召唤,沈葆桢不得不从,跑到孙衣言府中拜见老师,于是有了总督拜藩司的传言,让沈葆桢非常不悦。

据说还有一次,沈葆桢在江宁总督署召集禁鸦片的会议,孙衣言却迟迟不到。等了很久之后,孙衣言终于到场,进门第一句话却是:“汝等何故催逼如是之急,我尚有鸦片烟两三口未吸,议事不能振起精神也。”搞得场面非常尴尬。为了不让孙衣言丢面子,这次会议草草了事,也让沈葆桢对孙衣言的能力产生了质疑。

为什么不要和亲戚朋友当同事?沈葆桢的故事值得借鉴

上面这个禁烟的故事,尚为小说家言,真实性不得而知。但孙衣言作为江宁布政使,管理一省的财务与人事,又非沈葆桢旧属,很容易在公事上发生龃龉。

加之孙衣言为沈葆桢老师的哥哥,有倚老卖老之事也不奇怪,最终沈葆桢忍无可忍,又不好直接参劾,于是向朝廷上奏说孙衣言能力不足以任外官,把他排挤到了京中去任太仆寺卿。从此,沈孙两家结下了梁子,才有了前面所说沈葆桢不尊重老师的事情。

如果沈葆桢与老师不在一个地方,又或与老师的兄长没有同事关系,或许还能像李鸿章那样,终其师徒之谊。而公事与私情混杂,事事都要顾及情谊,结果往往是事情没办好,反而伤了双方感情,所以说要尽量避免和亲戚朋友共事,就是这个道理。

本文由五服茶馆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