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五服茶馆 > 健身操

小说 | 风尘(十三)

2019-10-05来源:五服茶馆


第十三部分


夜色朦胧,柳影婀娜,痛苦而伤心的记忆在二丫麻木的脑海中一纵即逝,看着身旁莎莎老公那急不可耐的猴样,愠怒地笑道:“你个小馋猫,这儿也不是做那事儿的地方啊。”“骚娘们,今晚我偏要在这做。”莎莎老公边说边从驾驶座移到二丫坐的副座上,把二丫抱在怀里,把二丫放在腿上就干起那事儿来。呻吟声伴着小车的咯吱声罩在静静的夜色里。

二丫和莎莎老公如鱼得水,玩得正得意忘形,“咚咚咚”车门被敲得震响。二丫和莎莎老公被吓出一身汗来,二丫赶快从莎莎老公腿上下来,整理好衣服,慌张的不知手往哪里放,“开门,开门。”车外传来了莎莎愤怒的吼叫声。莎莎老公知道和二丫的事儿已败露,心里很后怕,不知莎莎会干出什么来,但大男人的自尊让他从恐慌中镇静了下来。他猛地拉开车门,下车怒视着莎莎大声喝道:“吼什么。”“吆呵,还有理了,你个没良心的,你去和这个臭婊子过好了。”莎莎怒不可遏,上前给了老公一个耳光。老公摸摸被打的发绕的脸正想说什么,只听“哐”的一声,二丫从车门里钻了出来,把车门狠狠的关上,指着莎莎的脸说:“把你的臭嘴放干净点,说谁是婊子。”莎莎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用指头指着骂过她,心里那个气啊,像发疯的母狗扑过去,一把抓住了二丫的衣领,二丫没想到莎莎会这么暴怒,没提防被莎莎提着自己衣领向旁边一甩,一个趔趄,那件低胸的短衫就到了莎莎手里,二丫刚在车里被莎莎老公解了胸罩,慌乱中也没来得及找着戴上,短衫没了,那两只浑圆挺凸的奶子就甩露出来,在朦胧皓洁的月色下显得韵味十足,二丫又羞又气,脸上泛起两朵红晕,忙用双臂和双手护住胸脯。“勾引人家老公,不是婊子是什么?”莎莎得理不饶人,把那件短衫猛地甩在二丫脸上,扭过身恨恨地对老公吼道:“今晚就别回来了。”说完转身愤愤地走到停在不远处的车里,一会儿就消失在夜色中。二丫和莎莎老公被凉在车边,默默无语,二丫转身打开车门钻到车里,找着胸罩戴上,穿好已没了衣扣的短衫用手掩住,莎莎老公也上了车,“我送你回家吧。”莎莎老公小心翼翼地对二丫说。“滚一边去,还说对我好,见了你家那个母老虎连个大屁都不敢放。”说完走下车,把车门“哐”的一声关上走了。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莎莎回到家里,一肚子的闷气和怨气,让她心里好难受,好烦躁:自己苦心经营的这个家怎么就出了问题?人们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孩子是爱情的结晶和夫妻生活和谐的纽带,可自己的好日子刚刚才开始,怎么就跌入危急的深渊了?记得和老公认识时,她还是艺校的一个学生,而老公是一名当地的公安武警,在艺校,莎莎漂亮,俊俏,时髦,双眸婉转流盼间飘溢着摄人心魂的风韵,艺校追求她的男生一大堆,她心高如天,嫌他们都是些奶油小白脸,正眼看都不看他们一眼。那年盛夏八·一节,在艺校和当地公安武警联谊活动中,她被汪洋的威武和阳刚之气所吸引,汪洋也被她优雅的舞姿,高贵的气质所迷惑,就这样,在这次联谊中他们互留了电话,半年时间不到,他俩就掉入了爱河。莎莎艺校毕业放弃了学校正式教师的工作,毅然留在老公工作的城市。后赶上下海经商,老公停薪留职,和莎莎一同回到莎莎娘家这个偏僻小县城,在这里开设了第一家婚纱影楼。由于莎莎精湛的化妆艺术和老公高超的摄像技术,生意很快火了起来,挣了不少钱。莎莎爸妈见女儿女婿老大不小了,只埋头挣钱,还没有孩子,都想早点抱孙子,一再催他们要个孩子,后来他俩也想要个孩子,好让单调的生活添加点色彩,也好满足老人的心愿。没想到莎莎不生则已,一生就生了龙凤双胞胎,把两位老人乐得嘴都合不上。莎莎要照看两个孩子,累的实在忙不过来,就把爸妈接过来照看孩子,在爸妈精心照料下,孩子总算慢慢长大了,莎莎就又回到影楼,帮老公打理起了影楼生意。后他俩又买了小车,老公就不怎么专一影楼工作了。莎莎心想,一个大男人整天呆在店里也不好,就放任了老公。影楼又招了员工,有莎莎自己主持日常工作,她也懒得去管老公的事儿。每天早晨老公开车把她送到影楼,每天晚上老公开车再把她接到家里。有老公热心服务着,她已习惯了这一接一送的享乐生活,感到很满足很惬意。直到有一天闺蜜告诉她,说她老公身边有了别的女人,她才如梦方醒,警觉了起来。没想到这是真的,而且这个女人不是别人,竟是天天和她在一起的二丫。她二丫有什么,不就比自己年轻点,脸蛋漂亮点,那双大奶子凸挺点吗,穿着露点吗!没想到自己的老公这么禁不起色诱,她想到这儿,恨不得把二丫那漂亮的脸蛋撕得粉碎。她走到梳妆镜前,拿起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自己也不显老啊?只是一些细细的皱纹不知何时悄悄爬上了额头,这也是因照顾两个孩子累的,老公应该体谅和理解她才是;她又起身照了照自己的身材,那双奶子显然比生孩子前塌陷了不少,若不是胸罩顶着,几乎成飞机场了,倒是肚腩不知何时凸了起来,可这也不应是老公背叛她的理由吧?她的一双奶子同时养育了两个孩子,比别的女人要付出了双倍的劳动呀!再说老公还是很喜欢她那双奶子的,每次干那事儿时总把它攥在手里摸个不停,或含在嘴里吸吮个不停。每次看到老公像个孩子一样躺在自己怀里,莎莎在享乐中,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最美丽的的女人,自己就是老公心中圣洁的女神。可老公为什么还要背叛自己呢?

(未完待续)


作者

马幸福

马幸福,金塔县人,在《甘肃日报》《酒泉日报。飞天周刊》《北方作家》《诗海潮》《乡土文学》《长江诗歌》《大西北诗人》《星星》《南京诗刊》《江山文学》等报刊、杂志、网媒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作品200多篇,偶尔获奖。

责任编辑:芦苇、东北汉子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者更多作品

现代诗 | 割一把秋,把十月装进背篓(外两首)·马幸福

现代诗 | 谁是我河流里酝酿风景的人(外两首)·马幸福

小说 | 风尘(一)

小说 | 风尘(二)

小说 | 风尘(三)

小说 | 风尘(四)

小说 | 风尘(五)

小说 | 风尘(六)

小说 | 风尘(七)

小说 | 风尘(八)

小说 | 风尘(九)

小说 | 风尘(十)

小说 | 风尘(十一)

小说 | 风尘(十二)

公众微信号 : bofengyasong

QQ群号 :363152183

投稿邮箱:2979212865@qq.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博风雅颂



一群文学执着追寻者的原创基地,汇集了零五年起博客时代优秀圈主及写手,清新的散文诗歌,犀利的评论杂谈,雅美的音乐书画,趣味入胜小小说,于碎片时间里,煲淋鸡汤,抚慰疲惫。博风雅颂,文学互联网+,期待邂逅睿智、寻找、阅读、纹字、分享的你。

博风雅颂文学平台

编辑团队

CEO、社长:博爱忠平

执行社长:晚风

散文社长:疏勒河的红柳

诗词社长:西湖之鱼

音画社长:蓝色天空

小说社长:芦苇

诗歌社长:金戈铁马

评论社长:诗奴

校稿编辑:梨花

西北创作基地总编:马幸福

社长助理:koan

散文主编:雨菡

诗词主编:梦吟

音画主编:蓝洁

小说主编:张春明

诗歌主编:文墨飞扬

评论主编:一抹幽蓝

排版编辑:无欲

本文由五服茶馆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