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五服茶馆 > 健康

【微选刊】沙丁鱼是一种廉价的鱼

2019-04-20来源:五服茶馆

沙丁鱼是一种廉价的鱼

只推送精品!——无论名家,还是草根。主要目的,是供读者学习、参考、收藏。推荐他人或者自荐,请发邮箱:bzsr1022@163.com          ahgyhghl@163.com


宽恕  

大解


沿着山脉的走向,河流找到了去路。

风没有家,因此也没有归宿。

飞机不这样,它曾经飞到天空的背面,回来时,

向我道歉。在西藏贡嘎机场,我宽恕了它。

还有那些不懂事的云彩,还有

懒惰的雪山、行走的佛、反复出现的红日,

它们不认识一个从天而降的人。

 


人或者不人

大解

 

一个人深深陷在自己的皮肤里

成为囚徒没有人能够救他

他必须以封闭的方式完成自我

否则他将解体像散会的人群

 

我们不知道一个人是如何

把各种元素聚集到一起的这种技术

代代相袭而秘方早已失传

就像票据已经开出却没有存根

 

一个消失的人才是自由人

而尚未形成的人们才是真正的隐士

谁也不知道他们何时到场

或者待在某处永不显现

 


我的身世

大解 


回头望去,有无数个我,

分散在过往的每一日,排着长队走向今天。

我像一个领队,

越走越老,身后跟着同一个人。

 


暮色埋葬了太行山 

 大解


暮色埋葬了太行山,但它未必真的死去。

有灯火的地方就有活人。我去过山里,万物都在,

山河有自己的住处,亡灵发光,不低于星辰。

我要到山里看看,你们不用担心。

北方如此辽阔,为何只怜悯我一个人?

 

我就在你的眼前摇摆

雨倾城


想找个有你的地方,住下来,

青草般宁静。

在你路过的每一个清晨,写诗,做饭,栽红杏,种五谷,

著我最爱的小碎蓝花布裙,

哪儿也不去。我就在你的眼前摇摆,

哪儿也不去。如果,你想我,

我越来越绿,越来越暖,

越来越新鲜。


茶几上的书,和我有着相似的满足。



晚安

雨倾城

 

你不说话的时候

夜就来了

漫长的一生,就在此刻

有了漆黑的模样


捉迷藏

汤养宗


后来。我从那个大木箱里爬出来

我的父母死了

房子变成了别人的房子

寻找我的小伙伴,都已经儿孙绕膝

我是他们的失踪者,他们也是我的失踪者

一下子就有了今昔

有了不容分辨

万物就这般鸟兽散

差一点哭出来的是,他们还记得我的名字



遗址博物馆

张常美

 

经过严苛的安检,确定

没有利刃,也没有忤逆之心

我以使者的身份被允许

进入古代一座异邦的城池

 

经过火焰和流水,那里

砖石瓦砾还在,钟鼎还在

律令也还在。

奴隶们的骨头、牛马的骨头混在一起

让人亢奋的号子声和皮鞭声混在一起

 

做为一个外使我保持绝对安静,看

他们旁若无人,仍在砌着一座巨大的废墟

 


什么是你私有的

扶桑


说说什么是你私有的?

你这被创造出来的生命

并不是。你同时也是儿子

女儿。你还将会是母亲或父亲。甚至

 

你的死亡也不是你

私有的。如果有人爱你

你将带着他的一部分

死去,另一部分,和他一起活下去

 

你活过很多次。

沿着一条长长的走廊你依次打开

每一扇门,你在每一间房里撞到的

黑暗、空虚,是你的。你皮肤下的淤血脏腑里的

疼痛,是你的。你的孤独

像根系发达的

恶性肿瘤。你的无法呼吸的恐惧。

你内心的危崖和断裂带......所有这些,我亲爱的

你喊不出来送不出去,也永远

不可能被分享。或剥夺



哈萨克素描

杨牧

 

站着是一匹伊犁马

睡着是一架乌孙山

 

动时是一条喀什河

静时是一片大草原

 

三角肌和肱二头肌

高高隆起剽悍的力

两腿的螺旋钳着鞍镫

始终是没有终点的起点

 

一副刀鞘,插着原始的果敢、顽强

一顶粗毡,护着自身永恒的温暖

鹰鼻钩着惊险的故事

两眼却是幽默的流传

 

酒里没有太高的奢望

酒后又有敞亮的不满

太阳落下左肩的时候

依旧把月亮扛在右肩

 

古老的历史正在开发

每一片胸脯,都擂着鼓点



答枕边人,兼致新年

张执浩


惟一的奇迹是身逢盛世

尚能恪守一颗乱世之心

惟一的奖赏是

你还能出现在我的梦中

尽管是旧梦重温

长夜漫漫,肉体积攒的温暖

在不经意间传递

惟一的遗憾是,再也不能像恋人

那样盲目而混乱地生活

只能屈从于命运的蛮力

各自撕扯自己

再将这些生活的碎片拼凑成

一床百纳被

被面上缝缀着有趣的图案

惟一的安慰是我们

并非天天活在雾霾里

太阳总会出来

灿烂的是孩子的面容

而我们被时光易容过的脸

变化再大,依然

保留了羞涩,和爱怜



印象中有一群

鲁西西


有一群鸭子,或一群小鸡,我曾经很多次写过它们。

它们留给我的印象就是:它们是一群小孩,无忧无虑的小孩。

而我只有一个。

在我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我就幻想从我的身体里走出来一群。

但最终只走出来这一个:一个男生。

我身体内没有走出来的女生就顺便活在我身体里了。

比方,当我难过伤心的时候,就好像有一群女生在那儿哭呢。

不过现在,我哭得越来越少了,说明那一群女生长大了。

真没想到在我身体内也会有很多男生:当我攀越一座、或几座高山的时候,一定不是我一个人在那里攀越,而是一群,是我身体中还没有走出去的男生。



广场

白萩

 

所有的群众一哄而散了

回到床上

去拥护有体香的女人

 

而铜像犹在坚持他的主义

对着无人的广场

振臂高呼

 

只有风

顽皮地踢着叶子嘻嘻哈哈

在擦拭那些足迹

 


无题

潞潞


当太阳透过窗棂,把

一束光芒放上我的膝盖

我仿佛听到初冬的阳光

在屋脊上被一折两断

也许第一场雪今晚就会降临

从此那上面总有一边覆盖着

白雪,直到春天灰瓦下生出青草

据说这是过去一个军阀的遗产

他和他的家人早已流离失所

破败的四合院没了往日的丁香

我的邻居在早饭的油烟里咳嗽

他用力咳着,使我更加郁闷

那种歇斯底里的疼痛

正像乏味的日子属于我们共有

自从我搬进这所房子

再也懒得到户外走动

可能是陈年的气息使人中毒

就这样我消磨掉一天又一天

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分

圣洁的时光才开始抵达

这时我已经十分虚弱

桌上的玫瑰在灯下颤栗不已

它将和一些诗篇一同放上祭坛



鸟或者我

安琪


一只鸟就是我灵魂的一个花圈

它高飞着

我不知道哪一个将落到我头上


一只鸟其实也是我灵魂的一座坟茔

它漂移着

我不知道哪一座才是我真正的居所


一只鸟只管四处游荡

当我在此岸仰望彼岸

我不知道最终引我渡我的会是哪一只



灰鸽子

铃兰


我并不打算侵占更多


河滩附近的草坪上飞来几只灰鸽子

绕过光滑的河石,有一只灰鸽子“咕咕”

朝我走来

像是质询


我仰身朝后,尽量贴近有可能刺伤我的

灌木丛,竹签一样尖锐的枝条

我不可能脱离生活。即便我饱尝悲伤和痛苦


我束缚我自己。

啊,如果我是风,那多自由!但我不是

如果我是落日,我不想坠入垃圾场

亲爱的萨塞尔,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爱洁净的女人

当我在巴黎的雨中向你奔跑,泥水溅到我的长裙

萨塞尔,我希望我是一只灰鸽子

不沾尘埃,落在你左肩,靠近左心室



沙丁鱼是一种廉价的鱼

巫昂


人们告诉我

沙丁鱼是一种廉价的鱼

我知道

这决不是大海的想法

 

如果让我拥有七个孩子

我一样会对邻居说

老三终于考上了北京大学

二姑娘看来只能嫁给老实的

班车司机

五儿的跳高水平又长进了

明年给他再买套运动服

 

我计划中的家政

似乎永远也不可能实现

因为再也没有一个

愿意抚养

七个孩子的丈夫

也没有一个供他们玩耍的

大庭院

让我透过窗纱

一眼就能看到最小的女儿

穿着我从未见过的

可疑的花裙子

 

我上街

也不用带上他们中间最安静的一个

我锁门

里边没有七只喳喳乱叫的鸟崽

 

生活如此平静

我只能学蚕花娘娘

在纸上

生养我亲爱的儿女


我生如草芥

蓝蓝


我生如草芥,并心安理得于此。

并坚持于此,当光芒在我身后

将影子巨大地投于墙上。

 

我生如草芥。请勿靠近我

当你们用无限赞美

加害于我。我生如草芥——

渺小。脆弱;

 

有着从不沾染血腥味的

淡漠。



生活   

大车


你把破碎的生活

照成了一张照片

你说

那就是生活


然后你把照片

撕成了无数碎片

你说

这就是生活


你让我知道

生活——

那鲜艳的正面

那苍白的背面

 


渴望

北城


门,失望地打开

脚,轻轻地踩着心跳

目光,环视四野

一缕阳光穿透尘埃

没能找到一处落脚之地

遥望的尽头,没能看到你想要的那一线曙光

时间给的药,也该见疗效

桌上,一杯没加糖的咖啡。等

一首无词的歌,漫过那篇写得太久的日记

通往春天的路,还隔着一层雾

风吹门半开

一行文字,执着于深冬的长风之中

一个孩子在门口望着外边的世界发呆

我在他的目光里发现了

自己的童年



伤口

寒烟


如果我有一个伤口

那肯定是世界从我这儿拿走了什么

那年冬天,我带着半颗心

走向大海

不是去寻找另外半颗

只想碎得更彻底,象一个末路狂徒

因此,大海的闪光才被我看成

一万把斧头的锋芒

一个伤口里有挥霍不完的黑夜

每个黑夜都是被眺望固定的尽头

大海泛滥我全身的血气

让我安静,让我着迷——

只有这更大的伤口才能把我安慰

只有这儿才有为伤口保鲜的盐



日常生活  

小君


我坐着

看着尘土的玻璃窗

心境如外面的天空

阴郁

或者晴和


没有第一个愿望

也没有其它的愿望


某个女朋友

她要远嫁

另外一个

我很想念她


就这样

我的表情

一会很满足

一会很空虚

像窗外的天空



小城的冬天

民冰


冬渐深

小城在降温

街上依旧车水人流

道旁的树木形似瘦枯

内里却有火山口

鸟雀在空枝秋千自如

新建的棚户楼群

拔地,光彩照人

万家灯火里,也

透着我的一束心情

房子不大

还空寂

抛弃了,小火炉的屋子

已失去了抗寒的力度

丢掉了火烟的热烈

楼上楼下,邻里邻外

尽是生疏



天堂寺

古马


那些爱上石头的

和爱上马兰的蝴蝶

梦的翅膀 一样轻盈

 

可是你我

多么不同

 

我供奉一盏灯 在佛面前

需要缓慢的时间和一生的耐心

从黎明到黄昏

我点燃水的捻子

 

你吐气若兰

你说:闪电是空中银楼

所有怕黑的蝴蝶都住其中

 

你的话来自天上

仿佛幽谷中的灯火

这灯火

为何不由我燃起?为何我的嘴唇

变成悲欣交集的石头



一声狗叫,遍醒诸佛

张远伦


村庄不大,一声狗叫,可以关照全部土地

余音可关照更远的旷野

 

九十岁老妪的枯竭之身。在狗叫的近处

她的生茔,在狗叫的远处

 

更高一点的诸佛寺

在一声狗叫的尽头

 

这是一只名叫灰二的纯黄狗。她新生出的女儿

名叫两斤半,身上的毛黑里透出几点白



生活   

冯娜


她在虚构一个实在的爱人

戒指  鲜花  湿漉漉的亲吻

蜡烛底下的晚餐

他有影子  笑起来微微颤抖


还有鼾声  

多情得让人在夜里醒着

她的梦突然发作

拨通一个电话  

在让人信以为真的对白里

没有说话

只低低地哭



在旧乡

念南庄主


在旧乡,归情和别念同时降临。

木窗已老,小院清寂。倾圮的石板台面上,

落叶层层覆盖,颇显凉意。

时间打开裂缝。推门,入座,一如旧时。

水仙花恍立桌面。半首唐诗,尚题旧壁。

暮风在体内低徊。日影微移。

你四处寻望,一语不发。一些虫鸣依然暖亮,

仿若从未走失。



我爱黯淡的生活    

李南


我爱黯淡的生活,一个个

忙碌又庸常的清晨

有时是风和日丽

有时是大雪纷飞

我爱庸常中涌出的

一阵阵浓荫

这些美妙的遐想

常让我在人群中停住脚步

看一看缭乱的世事

想一想

闪光的夜晚



本文由五服茶馆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