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五服茶馆 > 健康

【睡前读物】阴司日记(三)

2019-10-14来源:五服茶馆





 陪伴你 

一直到 故事说完



人死如云散。

唯有这本日记道出了沉浮。


第三百二十六日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昨夜不知为何失了眠,今天想早点下班回去早些休息。

第三百二十七日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我鬼使神差地去寻了景翊那小青梅的生死簿来。

一看那画像,才知道景翊说八分相似不过是在安慰我,那小青梅同我,分分明明一模一样。

难怪,难怪初见时他瞧了我那么久……


……又失眠了,扰得人心烦。

第三百二十八日

请了一天假,去找马面。

马面正拾掇着准备出门去上班,看见我,手一抖,把面具丢了。

你你你怎么不去上班?就你这独一个的岗位,你要是翘班,老大不得把你的皮扒了?

他一提我就皱眉,我老早说了要多招几个帮手,阎王死活不肯,能怪我吗。

往他的小桌前一坐,给自己添了一杯茶,才说,你放心吧,我叫了楚江去代个班,出不了什么岔子的。

马面刚捡起面具,手一抖又掉了下去。


楚江?楚江王?二殿楚江王?

是啊。

你叫她给你代班?是你疯了还是楚江王疯了?


他吵吵得我头疼,不知道是在紧张个什么。

楚江天天喊闲,我给她找点事儿做,她高兴着呢。

……楚江王真真是差别待遇!我上次翘班,被她骂了个半死,竟然还帮你代班?马面哀嚎。

你也不想想,我那儿可有个貌美如花的小公子,你……难不成,你想牺牲一下自己?

我斜瞟他一眼。

马面一哆嗦,随即又有些幸灾乐祸,说,真想知道景翊那小子受不受得住楚江王。


得了,反正你这个月全勤奖都没了,今天也别去上班了,陪我聊聊天吧。

我说。

马面苦着脸,我再请假,业绩落下牛头太多的话,怕得被开除了。

牛头能舍得让你被开除?我挑眉。

他耳根一红,怎么你也跟着打趣!

我撇嘴,你看看人家小黑小白多恩爱,多学着点。

那小黑小白都是姑娘!能一样吗!他抓狂。


抱怨归抱怨,他还是请了个假。

我同他讲,景翊的小青梅与我长相一模一样的事情,他脸色忽的煞白。

真有此事?他再三确认。

我白他一眼,景翊说的,你问他去。

不说这个,你说我为什么会失眠呢……我揉着头,连着两天睡眠不足,实在有些头疼。

马面不理我,拧着眉毛不知道在想什么,看上去心猿意马的。

这事不简单,你失眠,怕是也跟这件事情有关系的。他忽然开口,沉着声,格外严肃。

得了吧,不就是一个凡人同我长得像了些吗。我不以为意。

他摇头,却不肯再多说。


同他多讲也是白讲,还好他家里的点心都很是可口,也不算白来一次。我待到了平时下班的点,起身回家,路上却碰到了楚江。

没想到每天能有这么多人,你那小公子还不肯摘面具!真是气人。她揉着胳膊跟我打招呼。

我赶紧也帮她揉揉,保证回去教训景翊。

随口又对她提起失眠的事,楚江愣了愣,粲然一笑。

你可不是瞧上那小公子了,觉得他留下是拿你当了替代,心里不平,才睡不着的吧?

阿孟呀阿孟,想不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啊~

她一扫阴霾,看上去心情格外好,哼起小曲,走了。


……怎么可能呢。

我瞧上景翊,怎么可能呢。

第三百二十九日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他同平日里没什么变化,见着我,只问了一句,可休息好了。

看来楚江没对他有什么影响。

我对他说,你把面具摘下来。

他没有迟疑,依言摘了。

同他刚来时没有什么分别,还是那张俊朗清秀的脸,眼里噙着笑,看得我心尖一颤,赶紧又让他戴上。

他也照做。

我心里纳闷,怎么楚江要摘他就不肯呢。

也是,景翊同我到底是比同楚江要亲近的多,自然更顺着我些。

我莫名的有些高兴,可转念一想,他与我亲近,不过是因为我长得像他那小青梅罢了,又有些沮丧。

我不知道自己在耿耿于怀些什么。

乖乖,我可别是真把楚江的话听进了心,还当了真啊。

第三百三十日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今天一整天都在下意识地避开和景翊对视。

他那双眼睛太勾人,看不得,看不得。

第三百三十一日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第三百三十二日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第三百三十三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第三百三十四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想写点什么别的,又不知该写些什么。

景翊……

罢了。

第三百三十五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第三百三十六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这些天我的话极少。

说是话少,其实景翊不在的时候,我时常一天也不会说一句话。

只不过他在,我便习惯了总要同他碎两句嘴。

景翊倒是一如往常,我不理他,他也不觉得尴尬,依然时不时说两句话。

我想,幸好他不尴尬,耳边有些声响,也让我不那么寂寞。

可转念又一想,此前千万年的时光,我也未曾觉得寂寞过。

便有些失神。


我想,我大抵,只是习惯了景翊在身边,而已。

第三百三十七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真不知道二殿怎么会那么闲,楚江今日又来烦我,说要看景翊摘面具。

我叫她去跟景翊讲。

她摇着我的胳膊撒娇,说阿孟你明明知道的,景翊只听你的话,我说他不听的。

景翊闻言抬头,眸中漾出笑意,说,这可不行,给别人看见了,孟姑娘会不高兴的。

我耳根莫名的发烫,告诉他我不会。

楚江挑眉,两三步跳到景翊面前,大声问他,你说,我好不好看!

景翊后腿半步,颔首答,楚江王自是好看的。

楚江往前一步离他更近了些,那,是我好看,还是阿孟好看!

景翊再退,孟姑娘是出水芙蓉,楚江王是露浥红莲,是不同的好看。

楚江步步紧逼,那你为何不愿像对阿孟一样对我!

景翊干脆向后跨了一大步,俯首作揖,态度礼貌而疏离,说,楚江王还请见谅,世间有百花万蕊,景翊心太小,只容得下一朵芙蓉。

他这话让我蓦地失神。

楚江却不管不顾,柳眉倒竖,发了狠地说,你信不信我差人把你抓到宋帝那儿去,让他把你的脸挖了!

景翊面色不改,那只能可惜了这张孟姑娘喜欢的脸了。

楚江又瞪了他一会儿,最后气得跺脚,嚷嚷道,不来了不来了!我真是闲出了病才跑来吃你们的狗粮!

景翊没再接她的话,她便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说,我看这小子对你用情不浅,你要是欢喜他就上啊,大不了不喜欢了就一口汤喂给他,丢他去转生呗。

我被她逗笑,同凡人相恋可是禁忌,你这样口无遮拦,也不怕被罚俸。

她翻了个白眼,现在讲究自由恋爱了,阎王管不着!

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景翊对我好。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又觉得有些低落。

楚江奇奇怪怪地看我一眼,你还真在意这些东西?你们又不是刚认识,他不可能不晓得你同他那小青梅的差别,怎么可能光凭一张脸就把你当做了她。

……楚江这话不无道理,讲得我心里有些松动。

可她说再多,毕竟都只是她的想法。

我还不晓得景翊到底是什么念头……

第三百三十八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我旁敲侧击地问景翊,想不想晓得他的小青梅这一世过得如何。

他微怔了一下,说不必,小生只要晓得孟姑娘现在过得很好就好了。

真是,真是。

又让我觉得动摇。

算算日子,我见到景翊也快有一个年头了。

到那天,我便……便同他说个明白罢。

第三百三十九日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恍惚了一整日。

忍不住去想,要是到那天我还没做好准备……

要不……再拖一拖?

不行,这不行。

我一个活了几万年的人了,怎么还能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呢。

可情窦初开却也是真的,想我从有了记忆开始,这几万年里,确实鲜少和谁有长期的接触,更别说交心。

虽说每日都能见到许许多多人,可有些甚至来不及看上一眼。


来冥府之前我在做什么呢……

我仔细地回忆了半晌,大约是年岁太过久远,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第三百四十日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第三百四十一

熬汤。

景翊洗碗,洗锅。

第三百四十二

熬汤,洗碗,洗锅。


同二十天前一样,景翊又消失了。

我担心他又去了昆仑,去寻马面,他却不在家。

我想马面大抵是已经跟着他去了,稍稍不那么忧心了些。

第三百四十三日

熬汤,洗碗,洗锅。


景翊没回来,马面也没回来。

第三百四十四日

熬汤,洗碗,洗锅。

第三百四十五

熬汤,洗碗,洗锅。

第三百四十六日

熬汤,洗碗,洗锅。

第三百四十七日

熬汤,洗碗,洗锅。


打碎了一个碗,赖到了路过的小鬼身上。

第三百四十八日

熬汤,洗碗,洗锅。


今儿的碗真是小鬼打碎的。


未完待续



我们亲爱的半年产出小仙女前几天跟我说,发现前面剧情有漏洞,托微信公众平台只能修改10个字的福,打算修改完再次推送方便大家连起来阅读,忘记前文的小伙伴们点击传送门:

阴司日记(一)

阴司日记(二)

这孩子的短篇连载还挺好看的,我们下期不见不散。




作者:林树
微博:@搬砖少年鹤舟舟

著作权归作??

本文由五服茶馆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