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五服茶馆 > 健康

有一个“作精”的妈什么感受

2019-08-07来源:五服茶馆

寒冬,风很冷,地很硬,连声音也传的不那么远。树叶大片大片的落在地上,风将它们分向路的两边,雪不厚不薄的铺在上面,显得美丽却有些凄凉。星星点点的雪在风中散散的落下,很美。路上的人却都尽量缩紧脖子,无心赏景。

一切都呈现出长大的模样。

中午给老妈打电话,电话那头声音很嘈杂。老妈说她在和一群孩子玩打雪仗。大概那里的冬天是暖的吧。雪很软,树叶同雪一起缠绵飘下,声音伴随着孩子们的吵闹声也很响亮。所有人都在奔跑,赏心悦目。

一切都还是小时候的模样。

我妈脾气不是太好,更像个孩子,大概是一家人给惯的,她养一只猫,整天一副对猫比对我们都亲的模样。记得小时候我每每做错事的时候想想我妈的“凶神恶煞”立马吓破了胆,不敢吱声。记得有一次我做错了事我妈吵我我不敢吱声,我妈便说:“问你话呢,为什么不说?”,我赶忙接话茬说:“我没有”,她更生气的说:“吵你还敢犟嘴!”。现在想想这件事情觉得我妈当时真是可爱。

记得那年夏天,很热,连知了都有气无力地叫着。我家住在一个不宽不窄的巷子里,是个六十平的小院子,两层。那里的人也很是淳朴,街坊邻居也都是热心肠的人。在那里几乎每家每户院子门外的墙沿边上都会少说种个一两排的丝瓜、枚豆、豆角、苦瓜之类的能往高处爬的菜。而我家种的就是丝瓜和枚豆。我妈可是做枚豆的高手,整个枚豆摘好,打个鸡蛋裹上,油锅里一炸,别提有多好吃了。那天我妈中午想做枚豆菜,就出去院子摘枚豆,可是下面的摘完了,上面的有够不着,由于我妈是说一不二的人,非要摘,她又够不着,于是便叫我顺着二楼房檐走到对面去摘。我抬起头看着只有两砖宽的的房檐少说也有三米远,瞬间我就吓得腿软,铁定了不干。于是我妈就拿出她的“必杀技”——撒娇,我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撞着胆子上了二楼,颤颤巍巍的走过那犹如三个世纪长的三米房檐,当时那双腿别提有多抖了,走过去以后摘了一小兜扔给我妈,她那样别提有多高兴了,拿着就上厨房做菜去了,我一个人在三四平米的小平台上感受着夏天里唯一属于我的“冰凉”,吓出冷汗的我望着刚才走过来的三米房檐路并没有多恐怖了。又想了想我这个“没良心”的妈又好气又好笑。

一天中午吃饭,我妈蒸的米饭,炖了好大一只鱼,另外还炒了几个菜,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围在一起吃饭。上了一上午的课我很饿,再加上本就没有习惯吃早饭的我更是饥肠辘辘的,当我盛好饭拿起筷子准备去夹那只已经被我妈吃过一块鱼的时候,我妈赶忙叫我说他被鱼刺卡住了,我很是慌张,赶忙让她喝醋,也不管用,眼看着刺就在嗓子眼。最后实在没办法我就只能想别的“招数”。我脑海里不断想各种方法,灵机一动,走向我的化妆盒,拿出里面夹眉毛用的的镊子,将它消毒弄干净后开始帮我妈夹刺。刺很小,若隐若现的很难夹。在尝试无数次后终于凭着运气在半小时后夹出来了。我妈倒是心大,开开心心的继续又吃饭去了。还没吃一会呢我妈又喊我说是又被刺扎住了。幸亏刚才总结出经验,这次很快就夹出来了。没过一会我妈又说被扎了,我这一听很是不开心,总觉得我妈是故意的,净出幺蛾子,抱怨了一句以后又继续夹,我妈还开心的跟什么似的,真是心大。自此之后,但凡是我们邻居谁说有关吃鱼被扎的事我妈就赶紧炫耀我的“丰功伟绩”,并且拿出我的“作案工具”让邻居们看,还告诉他们去化妆品店就能买到,看到这样一个场景我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我也真是经常被她的这种可爱又幼稚气到没脾气。

现在想想父母大概都希望被重视与陪伴吧,也想做出些什么事引起孩子们的注意吧,就如同孩童时候的我们。被人需要也是一种幸福,我享受父母的呼来唤去。

有一个“作精”的妈什么感受

有一个“作精”的妈什么感受

有一个“作精”的妈什么感受

本文由五服茶馆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